光,一缕光-《莫奈》读后感1500字

在日常生活中,在你我的眼中,在抬手触碰空气刹那,在莫奈的油画中邂逅每一缕光。当“如果”发生,当油画中细腻的光束与眼前景象重合,那些明亮而生动的色彩,那些松散又恣…

在日常生活中,在你我的眼中,在抬手触碰空气刹那,在莫奈的油画中邂逅每一缕光。当“如果”发生,当油画中细腻的光束与眼前景象重合,那些明亮而生动的色彩,那些松散又恣意的笔触,如果莫奈笔下的光与眼前的光芒相遇,会是怎样的绚丽?留住光的刹那,是相融汇成更亮的太阳,还是碰撞成虹,是风吹过麦田,还是一只鸟儿在枝头低声啾咪?

莫奈曾说,它想用一种鸟儿在唱歌的方式画画。可是生活中的许多时刻,一年中的许多时候,太阳下山速度很快,使人难以跟上它。刹那的光,难以捕捉,就像转瞬即逝的烟花,划过天空的流星,夜晚中绽放的昙花,在观者的眼中璀璨了刹那,便消逝,短暂的快乐,亦会消逝。可当你看到莫奈笔下的光影,你能相信,在这里,他让光永驻,留住光,追光寻光又成为光。

你会觉得他是遗落尘间的光影捕手,他捕捉上天泄露的光,自己又成为人间的光。看那些画,你会感受到,风吹过树枝,接近天际,视线仿佛落在贯穿夏日天空的亮光。明亮的天空中,白云在流动,风吹起白杨的树叶仿佛都能听到哗哗的声音,在一幅幅油画中,有朝,有昼,有晚,有夏,有冬,有秋,有光的变化。

追寻光,许许多多人都无法抵抗充满诱惑力的光。

1872年的一天清晨,莫奈把画架立在河岸边,等待着晨光破晓,黎明前的光短暂而闪烁,仿若瞬间就会幻灭,莫奈凝视着光,画下《日出印象》。他开始追寻光,从哈佛港到阿让特港。从破混沌,群雄逐鹿的烽火硝烟中出走,从一贫如洗,衣衫褴褛的窘迫中挣脱,华夏在白纸上用诗意的笔墨,用铁血铸成的狼毫挥墨,从颓丧中奋起,不断书写再出发的崭新华章。千年来笔辍不更的华夏篇章,无数人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历史被不断续写,新的一代接力老去的一代,秉持初心,不断向前,追寻着先辈的光。

抓住光,莫奈用他的画笔抓住梦幻的光影,无数追逐光的人也正在伸手触碰光,温暖的,热烈的。

1892年到1849年,莫奈用不同季节,不同时间的光,将法国著名建筑——鲁昂大教堂分解,并融于画中。巍峨如鲁昂教堂,在光影中展现出了不同的风采。如同优秀的代代青年人,在运动场上挥洒汗水,强身健体;在舞台上尽情歌唱,熠熠生辉;他们无论在何时何地都在努力追光。

1884年到1891年,莫奈将雾中,雨中,雪中,初春,烈夏,深秋,严冬中的干草堆,藏于画中,等世人体悟:真正的壮丽是如此安静谦默。普通如草垛,也可以在光影变化中成为主角。在校园中,在图书馆,自习室低头学习的同学们,在微波粼粼的湖旁,伴浑厚的钟声,听学子们书声朗朗。晨读的莘莘学子都在尽力抓住那些稀疏日常中的微光,他们都是校园里的主角。

成为光,莫奈凭借努力,透过光,成为光。青年者为理想而奔波,亦是当代无数光芒。

进入20世纪,莫奈透过光,成为光,从流浪画师成为流派大师。画中如泪水坠落下来的柳条,展示着莫奈对战争悲惨后果的伤痛。莫奈将自然的光与希望之美,赋予垂柳,以其应对战争带来的黑暗。支教队伍以光为引,将点点微光洒在大山孩子的心房,用爱浇灌小小的花。三下乡队伍用关爱的心将指尖的盛夏弹出,翻涌成温暖的光,布满乡村的天空。

1895年到1926年,莫奈在吉维尼,将花园中的不同时令,不同光线下的睡莲,记录在那一百八十一幅画中。在莫奈花园里,光影水波流动间,一片一片不同色彩的睡莲,是莫奈给世界的一场光的梦。你也可见到校园里,红的,蓝的,绿的色彩,是志愿者在校园奔波的身影。在黑暗中不断追寻光,在生活中努力抓住光的青年人,温暖自己,又成为他人眼中一片又一片温暖的光。每一位平凡的人其实都是微光,纵使这光如萤火那般渺小,我们也能在这不长不短的青春,凭着那颗追寻光,抓住光的心,成为更亮的光,汇聚成一轮滚烫的太阳!

“我曾以为,留住光,就可以留住你。”原来,成为光,更能让你欢喜。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