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夏-散文900字

五月过半,气温却如同娃娃的脸似的忽冷忽热变幻多端。昨日还是让人恨不得穿着短袖衫出门,忽然今日降温到让人有些打颤。气温的变化无常也让人的心情起伏不定。但毕竟是五月…

五月过半,气温却如同娃娃的脸似的忽冷忽热变幻多端。昨日还是让人恨不得穿着短袖衫出门,忽然今日降温到让人有些打颤。气温的变化无常也让人的心情起伏不定。但毕竟是五月的天气无论怎样变化,那入眼的绿色还是让我感到生机和盎然。

出门三两步,走过郁郁葱葱的林荫小道,就能放眼远眺,跟前的是一块块田地排排坐,围着两条河流,吸纳水分。那河不似溪流欢快活泼,处在“风起波未涌,无浪亦无痕”的状态。眼前的田园,像极了学堂风貌,学生高矮胖瘦不一但坐的整齐,老师满腹经纶,俗事难扰。

田埂边上满眼都是刚刚冒出头的点点青绿,那是青草睁开的惺忪睡眼,好像点点绿色的繁星点缀着大地的生机。田地里的秧苗早已再次生根,长势喜人,嫩绿、深绿,一步步向着更远处城市的灰色大军蔓延着。

绿色的五月对于生活在南方的人们来说,很是常见,就连城市中心都有着长青的香樟树,只是绿得有些风尘仆仆罢了。倒是暮春和孟夏有些许难以区别,记忆中唯有不变的是五月的“绿”。暮春之时,百花争艳的日子也该落幕了,桃花碾做了尘,樱花留恋于梦,就连开完花不断刷存在感的柳絮也在风中没了影踪。于是,草之嫩绿、竹之翠绿、树之深绿慢慢主导这天地“色变”。

五月是养眼的,但是去少了些独特的滋味。没有初春年味遗留下来的荠菜饺子,地里的西瓜还只有拳头大小,门口的桃子青涩但有丝丝泛红,更别说在秋天才熟透的板栗,现在只是长长花穗下一个小刺球。在记忆里,唯有那地木耳是在这个时候才有会吃,可其实也并不是只生长在这个时期。所以五月只是个“花瓶”?

想想看,在五月,经历过争艳大会后,大部分的植物都默默积蓄着能量,为种子能有个未来;没赶上的也在努力成长,计算着日子,来个“粉墨登场”;在看那些高大的树,你觉得他们会松懈吗?没了夏的积蓄,秋冬也不好过啊!

初夏,夏季的第一个月,是农历的第四个月份。在这样的时期里,可能没有初春时生命迸发的喜悦,没有盛夏时水果的甘甜,没有秋收时的成就和满足,也没有深冬飘一场雪的激动。但初夏,有着它孕育希望的独特魅力和不懈斗志。人生啊,或许有高歌猛进、或许有东山再起,若没有那“厚积的初夏”,那有人生起,何来人生落。

今年,农历上多了一个闰四月。今年,多了一个积累的月。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