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奇葩同学

每个班都有各种学生,造就了精彩的班级,总以为本班级是自己上过的班级中最精彩的,结果才发现一年比一年精彩。

调皮王

我们班的郭同学前段时间把自己的头埋到帽子里,就连以“严”出名的教数学的刘老师来了也不摘,把本来不大的头衬得更小了。上体育课时终于摘下来了,又因吃口香糖被罚跑操场,我们看到他把口香糖吐到垃圾桶后,手中又拿着一张空空的糖纸,然后丢到身后,不出五分钟,又被老师抓住了,这次是“人赃俱获”,一整盒糖都被没收了,他吐掉后又从口袋里掏出一粒塞到嘴里……

吹牛王

班里还有一个王同学吹牛天下第一,整天以朕自喻,还嚷嚷着说哈弗已经预定他了,麻省理工已经录取他了,就等他上完高中,还说自己的目标就是成为最年轻的博士生。但事实却是成绩不理想,因为作业没完成被罚蹲着,还看一本大部头的书。

睡神

说起睡神刘同学,比睡觉,她当第二,没人敢当第一,虽说是个女生,但吃的膘肥体壮,一身赘肉,整天趴在最后一排睡觉,我老同桌是班里的书记,从他桌子上的组情汇报上就写满了刘同学因为作业原因以及坐地上吃东西睡觉等。前几天老师让她站到墙边,居然她还睡,老师特无奈:“下午同学要打起精神,谁睡了组长要监督好,刘同学除外。”

最后给大家说说胆大者张同学,他有时把手机塞到扫把里充电。有一次下课时,他突然站起来大喊:“有谁的手机在这里开热点了,密码给我说说。”

我们班的同学一起时间长了,说话也异口同声,当各科老师、值班老师来问:“你们班就这么穷吗?连个表都买不起,别的班已经买监控了”。的确,我们在某班里见过监控。我们就一起回答:“奖状太多了,放不下”。我们班一直很优秀,几次考试,我们班除了一张二等奖,其他全是第一名,各科前六名都有奖,班后面全是奖状。

奇葩的同学,自豪的班级,感谢精彩的八年级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