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人中的幸福-捏糖人的记事作文

阳光正好的天气里,闻着木头凳上隐隐的木屑香,看着吴爷爷捏糖人,这是一种幸福。 吴爷爷捏糖人的老手艺是几代人传下的。长满老茧的手轻柔地在一块糖上捏几下,娃娃的笑脸…

阳光正好的天气里,闻着木头凳上隐隐的木屑香,看着吴爷爷捏糖人,这是一种幸福。

吴爷爷捏糖人的老手艺是几代人传下的。长满老茧的手轻柔地在一块糖上捏几下,娃娃的笑脸就出现在你眼前。几十年沉淀的本领聚集在一瞬间,却让幸福蔓延到了永恒。嘴馋的我总是禁不住往吴爷爷家跑,崇拜着用糖人给别人带来幸福和甜蜜的爷爷。

我静静地看着爷爷捏糖人。他用手腕顶了顶下滑的老花眼镜,又弯下腰继续捏着他那心爱的糖人。“丫头啊,你别那么崇拜爷爷,爷爷年轻时图享乐也曾对不起这祖传的手艺。捏糖人这事要时间,要练习,要耐得住寂寞。”爷爷语重心长地说。

不急不躁的手法下,一个衣着花袄圆墩墩的小姑娘活灵活现地出现在我面前。我接过爷爷手中的糖人塞进嘴里,甜意从嘴巴流入身体,幸福像从脚底生根发芽,蔓延到全身。我轻含糖人看着爷爷一辈子呆着的老破屋子,心里一颤。其实邻居在背后议论爷爷“死脑筋”我也不是不知道。那年有人慕名而来,重金聘请爷爷当县里的老手艺的代言人。大家羡慕不已又暗暗替他高兴,老吴终于要出名了。可谁知道他硬是把人家拒绝了,最后甚至终日紧闭大门不肯露面。只是淡淡挥手说:“这种虚名要了干嘛。”我想我是懂他的,爷爷怕过多的宣传带来的浮名与追捧会妨碍他用手中小小的糖人传递幸福。

糖人渐渐融化,甜意却始终不散。爷爷又忙着给张大爷家的小孙子捏个小猴子庆生。不要虚名,不图享乐,只是静静地让糖人在手里开出幸福的花。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