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深刻的童年趣事-记事作文4篇

范文1:记忆深刻的童年趣事 作为一名90后的孩子。我出生在一个南方的城市。有时候和做了20年邻居的小伙伴们说起当年的事情,还是很多的。那时候的父母没有说像现在一…

范文1:记忆深刻的童年趣事

作为一名90后的孩子。我出生在一个南方的城市。有时候和做了20年邻居的小伙伴们说起当年的事情,还是很多的。那时候的父母没有说像现在一样,把孩子宠上天。我们就像放生的野孩子。事情还是挺多的。待我慢慢道来。

1、玩弹珠,弹珠我依然记得有几种玩法,一种是大家出5个弹珠放在同个圈子里面。自己用一个弹珠轮流去打,打出来就算自己的。还有挖个坑,把其他人打进坑里面。

这里让我回忆最深的就是尼玛有个哥们,单手打弹珠(我们那边都是双手打的),10打九中。而且超远距离也是, 到现在我还佩服不已。记忆深刻的童年趣事-记事作文4篇图1

第二,放火柴炮。每年过年都会和小伙伴们买小炮,去河边玩,人也很多很热闹,有诈瓶子的。有炸河里面的鱼的。印象最深的是,当时我买了双响炮。试发了几发后,发觉第一响和第二响之间隔的时间很长,然后我就开始嘚瑟的拿在手里让第一响爆了之后再扔。可没想到,第一响爆了之后,第二响就接着爆了。手都被炸黑了。o(╥﹏╥)o

第三,单脚抓人游戏,那时候我是一把能手,躲得快,抓人也快。可是悲剧的是在我一次单脚抓人的时候,我的小伙伴从高台上跳下,我单脚跳下去追,然后就脚崴了。然后我就没再玩这个游戏了。

第四,学游泳,我家住在河边,可是河边太深,我不敢去学,有一个小伙伴说坟墓那边有个小池子,去那里学游泳吧。那个小池子确实是爽。还可以跳水,水也很清澈。但是当时太阳很大,很快被晒黑了。而且有人告诉了我妈。然后我回去就被打了一顿。然而到现在我都不知道是谁告密的。

第四,烤番薯,竹筒饭。我们这边烤番薯是用中过地的土块围成一个小屋子样的,留个口,先把里面的土块烧红,然后直接把番薯或者鸡放进里面。然后把土块打碎,埋一两个小时。这是童年美味啊。

其实童年还有很多事情。比如每天晚上都要看到很晚的《皆大欢喜》,去电玩店打电玩。去山上泡泉水。去海边,河边钓鱼。偷偷学抽烟。想起来也是很过瘾的。

现在的儿童生活,我觉得太枯燥无味了,不是玩手机就是看电视,对其他事情都不感兴趣。而且太宠了,才会出现之前的,奶奶不买孙子喜欢的东西,孙子打奶奶。希望家长重视下教育。不要一味的妥协。

 

范文2:童年

一九九三年,正月二十四,我出生。听我姑说,当时我口齿发乌,以至我妈都不想要我……或许也正因此已注定我今生命途多舛,曲折起伏,需要我不断逆天改命吧。

三岁在跟我姑,奶一起去贾宋买东西时,由于误认为其坐车走,不要我而追车。被人拉到屋中脱衣服,洗澡,换装……

要不是当时在街上有许多亲戚以及我奶拼命找,我想我现在不说如何如何,最起码要改名换姓了吧。

五岁时,与李伟平一起去街上家具店玩,由于没给家人说,以至全村人满处找。

六岁,被我妈拿棍子撵着上学,也正因此开始与李英柱亲密接触。

(李英柱,由于我爹曾与其又在一起干过活,其两人关系当时不错而认识,记得在上学前班之时,因我,为我而被人打。

在其后的日子里,由于这个人为人聪明,各方面都表现的非常杰出所以一直都是我心月一中的偶像,我那些年基本上都是跟着他玩,其可以就是我们当时那批人的王,的中心,记得四,五年级之时曾与其,李颜涛等人玩帮,会。

不过从三年级开始其的一些变化使我们越走越远。李尊,因我嫂子而认识,在那之后我们经常在一起玩耍。

李明,不知其现在到底叫什么?反正我只记得其幼时,小学叫李明操,虽然我与关系一直不盐,不淡,不过其可以说是我除李英柱外认识最长的人,每年夏天我总会先去其家看电视,看到两三点再去上学,在我们之间发生许多事

而我学生时代唯一一次与人大大出手,就是在四年级一次上课铃响,我急着进入座位坐好,不慎将凉鞋弄掉,其看见后踢走我凉鞋引起,弄得我两人被老师罚扫清洁区一星期。李永春……)

七岁,在李亚辉他奶们门前玩时,被李亚萍拿瓦片在我心门头(额头)正中间弄一个疤。

八岁,由于我爹常去贾宋那一片儿卖瓜,在一次看瓜过程中被一从养鸡场走出之人,用没零钱以便条所骗。

八岁,在三番五次为我爷取放钥匙中,不慎其踩住狗尾巴,被狗咬。

九岁,因为李强从新疆回来体验生活,开始接触一些外界事物,外界东西。

十岁,在一起与李亚辉去河上洗澡,险些淹死……

十一岁,随着我妈出门打工,我开始进入一黑暗时光,先是得水痘,死里活来,一个月,接着就开始因为自卑,自闭,开始走向孤僻。

再也不是当日那个活泼好动,爱说爱笑,说话再柄挪屁股占窝,……人称版不烂,煮不熟的李超。(大概我也是这个时间学会下象棋,五子棋,而那时要不是我奶管的严,不允许我玩,我想我也不会游戏机上浅尝辙止吧)

童年之李超曾因停电看不成《连城诀》结尾,最后一集而哭泣,也曾为看一部电视剧连住一月跑到(邻村)李永春家去看,更是有一夜险些住在他家。

童年之我,曾怕同学笑话对辛苦拉车的奶,视而不见,也曾田好吃嘴翻墙弄倒我奶家院墙,更曾因我奶与我妈吵架,我爸我妈而在他们晒的麦上撒土砾,以至其几个月吃饭都卡牙。

此时李超,成绩时好时坏,今年好,他年怀。

此时李超,崇拜的是英雄,获得奖状,被评三好学生,能够进入少先队为其最大梦想。

此时李超,一有闲暇不是看电视,就是玩,玩牌,玩尽一切。听尽一切能听之故事。看到一切其能看到之书,为其所做。

此时之李超,或许弱智,或许不堪,或许不足为道。但能经历的,该经历的其都已经历。

此时之李超,幕定其一生之基。

此时代,我之一切,可以说全是我父母所予,而这一时代对我影响最大,最深的也是我父母,所以就月我父母为我所起之名,李超,为此时代之名。

而又因为这世给我肉身,铸我人生之基,而我特别喜欢这李超之义,所以其也将成为我终白与之名,之大名,伴随我永远。

(因日。本动画片大空翼,大小豪迷上足球为围棋少年爱上围棋……我之童年可以种书,电视中度过。

狗,灰子,曾无数次带其狂奔,也曾因色不好而想拿涂料为其变色….

不过因我妈嫌其赃,以及虱子将其卖掉,我已不再养狗李毁建

绿色,生命。绿色草。白色,纯洁,白无瑕。

常人之心,常人之行,常人一个。)

 

范文3:我的童年回忆

1990年,我上小学三年级。

春天时,母亲抱来了10只小鸡仔养着,那些毛茸茸的黄色球球十分可爱,从此家中充满了叽喳的声音。我万分欣喜,尤其是在百般恳求和保证下,母亲答应可以挑选一只自己养着。那时我还做着侠客梦,一心要锄强扶弱,就顺手挑选了一只瘸腿的小鸡,给它起了个名字叫崽崽。

因为它是我的小鸡,我格外怜惜它,很爱给它加餐。有时出去拔草,我都会捉各种毛毛虫放在袋子里给它吃。我还专门去草地里,用狗尾巴草穿起各种小蚂蚱给它吃。大约是因为它瘸腿,它很喜欢吃蹦跶的小蚂蚱,尤其是在小蚂蚱带着狗尾巴草窜跳的那一刻,它瘸着腿一个扑棱上去将蚂蚱吃掉,干脆利落,不输任何一只健康的小鸡。我十分喜爱它,虽然它是一只瘸腿的小鸡。我还会对着它讲各种编的故事,我担心它因为自己瘸腿太难受,就将八仙过海铁拐李的故事说给它听,铁拐李也是瘸腿的,瘸腿没什么大不了的,你看,崽崽,仙人也是一样会瘸腿的,说不定你是鸡类中的仙鸡呢,正是因为你瘸腿,所以我才会选中你。

无论如何,我都会喜爱你,并且一直喜爱你。你是瘸腿的,只是说明你是一只很特别的小鸡而已,你和其他的小鸡都不一样的,你是我的小鸡。

崽崽也许听懂了,也许没听懂,谁知道呢?我是乐此不疲的。

我找了一个纸盒子,将崽崽单独放进去,一点儿也不嫌它脏,相反,觉得很亲切。

那时我已经学会了记日记,每天在日记本上写下崽崽的点点滴滴,会特别仔细地观察它的粪便,小鸡仔要特别注意保暖,害怕崽崽感冒,所以每天都会特别地用手试一下箱子的温度。崽崽在我的关怀下褪掉了一身黄黄的绒毛,坚羽丰满着后来的翅膀。在所有的鸡当中,只有它是我的小鸡。

1990年4月17日 天气晴

今日和崽崽一起,在山坡上吹风。

崽崽在草地里吃了若干草籽,还试图捕捉一只小蚂蚱,不过因为瘸腿的关系,行动不敏捷,所以没有捕捉到,崽崽有些伤心,不过依然很热衷于练习捕捉小蚂蚱,希望有一天它能自己捕捉小蚂蚱。

今天它还吃了蒲公英的种子,蒲公英的种子是不会被消化的,也许过些天,在它大便过的地方会有一棵新的蒲公英长出来。相信有了大便滋养的蒲公英会长得很快,这真是一朵鲜花插在鸡粪上。

崽崽掉了两根羽毛,这是成长过程中一定要经历的。

写完日记之后,我找来胶水将崽崽的羽毛粘贴到本子上。

这是我长这么大,经过母亲的允诺,第一次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东西。我满脑子都是如何更加珍爱它,就连它喝的水,都专门用家里的果皮做成的“琼脂仙露”给它喝,就连我吃掉的苹果核都第一个给它吃。对其他欺负它的小鸡,我都会狠狠地教训它们。

即使喂它吃菜叶,我都会用最鲜嫩的菜叶,同时拌上玉米面给它吃。为治疗它的瘸腿,我想过很多法子,比如在它残缺的那条腿上绑上一根小木棍,尝试着让它直立行走,可是无论怎么绑,从竹子到细棍子到粗棍子,没有一次成功过。崽崽被我折腾得很辛苦,后来改变主意就不再折腾它了。

有时,我会找一块沙地,将崽崽放在上面,然后崽崽会瘸着腿去走路,沙子上全是它的小脚印,一个深一个浅,戏称这是它做的画。

我如此喜爱它,觉得它是我生活的一部分。

如果我知道后来它的命运是什么,不知是否还会这么喜欢它,这样去照顾它。

就在我的精心照顾下,崽崽很快就大了,随着长大,它的瘸腿也越来越明显了。

别的小鸡都可以跑,它不能。

别的小鸡都可以赶紧去啄食,它不能。

别的小鸡都可以呼朋引伴,它不能。

别的小鸡都可以陆续下蛋,它不能。

我父亲是个神枪手,枪法很准。那时枪里用的都是有毒的铅弹,父亲就拿个棉花做成的小盒子,将铅弹打到盒子里,因为舍不得子弹,所以每每还要从棉花里将打过的子弹抠出来重新再使用。

父亲如此痴迷于枪法,有一日,家里来了客人,母亲说杀鸡吃吧,就杀那只瘸腿的小鸡吧。至于为何要杀那只小鸡,因为它是瘸腿的,用父母亲的说法,是将来也不会下蛋的,所以留着没用。

我不知自己为何如此胆怯,从头到尾我都没说过一句话。没人知道心里非常舍不得崽崽,在我眼里,它是我的一个朋友,是非常真爱的对象。

我不知自己为何如此恐惧,母亲让父亲去杀鸡,父亲听到了,就抓走了崽崽,然后将崽崽放在兔笼边上,本来是可以一刀毙命的,可父亲不愿意,他举起了枪,只因为突发奇想,想要用活物试试自己的枪法。

我永远都不会忘记崽崽看我的眼神,那样不知所措而一无所知的眼神,那样的眼神,让人觉得天地之间没有了色彩,只有纯粹的黑白,悲哀到极点。可我木然地站着,不知这是为什么,即使我跟父亲和母亲讲那是我的小鸡,他们也不会在意吧,他们也不会留情哪怕一点点。一只鸡而已,那些年,在农村杀过的鸡何止千千万万?

父亲的枪法很准,第一枪瞄准的是崽崽的右腿,砰的一声,可怜的崽崽这下子两条腿都断了,它在地上扑腾着,努力地扇着翅膀,想站起来,可是那破碎的爪子只连着一点儿皮,根本就站不起来,在它特别小的时候,我亲眼见过它尝试着一次又一次地站起来,只是从来没有如愿过,这次也不例外。它试着用脖子支撑着自己,用头去拱地,可完全没有用。

我看着鲜血慢慢地流出来,浸染了它身下的一方土地,我看着泥土漫天飞扬,一点点地染上了它的断腿,它无声地痉挛着。我觉得它试图向我走过来,就像以前给它带了毛毛虫,它向我走过来。

我不知为什么自己一直站在那里,看着父亲举起的枪,我感到一种巨大的不能发散的痛苦,完全超过用语言能够表述的范畴,也许我很恨自己,那么喜欢崽崽,一手带大了崽崽,居然没有为崽崽讲过一句话。也许我潜意识里觉得无论说什么都是没有用的,所以也不用做无用功。心理学上有一个名字,叫习得性无助,也许那时的我也如此吧,仔细想想,好像我的小时候很少跟父母求助过,也从未跟父母说过任何的心事。

父亲站在远处,又一次挺直了腰,开始第二枪,他的枪法很准,这一次打中了它的翅膀,我的崽崽呀,长满坚羽的翅膀,那双曾被人类祖先驯养的不再飞翔的翅膀就此断开了。后来读历史书,讲到吕雉如何折磨戚夫人的时候,都先要斩断四肢,断其行为能力,真是如出一辙。

我的崽崽失去了一条腿,又失去了另外一条腿,接着又失去了翅膀,它彻底地成了一个鸡彘。

父亲又开了第三枪,这次目标是崽崽的眼睛,枪声过后,我的崽崽成了一只没有眼睛的小鸡。我看到鲜血从它的瞳孔里流出来,那是一个终生无法摆脱的噩梦。那些淋漓的鲜血,那永远闭上的眼睛,都昭示着也许我是这个世界上最怯懦的人。

就在那时,我居然没有哭,我如此心痛,但没有眼泪,只余窒息。

时间好像被播慢了,一切都是慢镜头,那颗子弹一直在虚空中飞翔,对着我的心从飘渺峰穿来,我的心闭无可闭,也许它在飞向崽崽之前,首先穿过了我的心脏,将我的心脏轰炸出一个巨大的黑洞,不仅穿过我的心脏,还打散了年幼的我对一只小动物所有的爱恋,就像午夜盛开的烟花一样,在瞬间万籁俱寂,而你都感觉不到尘埃的存在。

我所有的爱恋都被一颗子弹葬送了,一点儿都不剩。

夕阳中,我听不见父亲说话,听不见母亲说话,那颗神奇的子弹打破了年幼的我的梦。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养过属于自己的小动物们。即使我饲养它们,也只是出于我父母的要求而已。偶尔逗逗它们,当个乐子罢了,我再也没有从内心真正喜爱过它们,将它们当成我生命的一份子。只有不再喜爱,才不会感觉到心痛。幼小的我拿着一柄刮刀,将对小动物们的爱恋一点一点地剃掉,直到血肉模糊,只有如此,才不会痛。

在对小动物的爱恋上,我已经彻彻底底一无所有,所以不知如何付出。人的爱恋像一湾泉水,而我的泉眼早就干涸地化为眼泪。在那个露珠如此清新的早晨,我的崽崽走向了生命的终点,而我对小动物的爱恋也画上了一个永远的句号,有些梦是用鲜血为代价埋葬的。

很久的很久之后,我读道德经,上面说,飘风不终朝,骤雨不终日,孰为此者?天地。天地尚不能久,而况人乎?意思是说,天不能一直刮风,天也不能一直下雨,为什么呢?因为这个世界上任何东西都不是长久的,所以会有沧海变成的桑田。既然天地之间都不能长久,更何况是人呢?

这个世界上,大部分我们喜爱的事都有一个美好的开始,那么从来没有大团圆的结局/happy ending,我们唯一能够祈求的只是一个好好的结束/good ending就可以。

 

范文4:童年的回忆

我“童年的回忆”都与“吃”有关。

在记忆中,“童年”我记忆最早最深的事情是1985年1月份(那时我四周岁),记得当时我奶把带骨头的肉放进大锅里煮,然后去门口转转,和“群奎”的奶奶在一起说话,我和“群奎”在一边玩,我们家在大队部门口住,大队部门口有个台阶,约40公分高,我们俩个在哪里跳,看谁跳的远。 过了一些时间,俺奶回家了,一会我也跑回家了,目的是看看煮的肉熟没。到家一看,俺奶正在捞骨头和肉。就赶快跑到门口喊:“群奎,来俺家吃肉”。一会儿“群奎”也跑来了,俺奶说,先啃骨头,先啃骨头(肉是过年待客用的)。这件事应该是我对“童年”记忆最深最早的一件事了。

童年时, 最经常扒着遇到的事,就是村里的红白事(婚丧嫁娶,满月酒),因为这都可以跟着去吃肉(1986年~1993年,我都跟着去吃肉“就是现在人说的高价饭”,我们这里30多年前习惯称之为“去吃肉”)。家是洛阳郊区的,我们这里家里过“红白喜事”都是在家里做“水席”。

“童年”还有个印象最深的事情是“第一次吃方便面”,那应该是1988年,那时刚上小学2年级,有一次去给爸爸买烟,剩下5角5分钱爸爸说让我买东西吃!买啥好呢?正当我拿不定主意时,老板说:“这是我刚进的方便面,你尝尝好吃不好吃,五毛五一包”。我一听,这东西真没吃过,连见都没见过,而且钱刚好,立马买了一包。拿在手里仔细打量,看着好看的包装袋,竟舍不得吃!最后狠狠心用牙撕开包装袋,拿着面块咬了一口,酥脆鲜香的口感和着一股麦香味沁入心田,简直太好吃了!看到还有一包“调味包”,于是把它咬开一个小口,先往嘴里到了一点调料,呀,真好吃,于是一口调料一口方便面就大口吃了起来,一包一会儿就被我吃完了,吃完还意犹未尽!然后把包装袋小心翼翼的叠好放进口袋,蹦蹦跳跳的回家了,是那样的满足与欢喜!每每忆起,就特怀念那时美好的时光!虽说现在吃过各种各样的方便面,不知怎么的,却总也吃不出当年的那种感觉了!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